菜单

173号界碑52载守边人:我陪老魏一起牧羊巡边

2020年1月23日 - 官网

魏德友从北京军区转业后,响应国家号召,

和战友们一起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师161团兵二连,

一手拿枪,一手拿镐,

开始了屯垦戍边的生活。

从山东老家来的妻子一开始受不了这里的艰苦,

走了又被他追了回来。

时光流转,

战友们陆续撤回团里或内地。

但魏德友和他的老伴刘景好却选择留守。

一留,就是52年!

清晨,

魏德友起床后的第一件事,

就是升起家门口的五星红旗。

没有国歌,

也没有观众,

他却每个动作都一丝不苟。

升完旗,魏德友便揣上老伴蒸的馍,

带上他的“三件宝”:

一个军用旧水壶、

一个收音机,

一副用了三十多年的军用望远镜,

出门牧羊巡边了。

收音机只能收听到3个频道。

但对魏德友来说,这是他最忠实的伙伴。

这么多年来已经用坏了50台收音机。

草原上除了老魏的身影外,

就是他的羊群。

沿着边境线来回放羊、

巡边十几公里,

52年来他走了近20万公里,

算下来,

相当于绕地球5圈。

边境线的官兵们,

早已熟悉了老魏的身影。

塔城军分区某边防团额敏河边防连、

塔城公安边防支队吉也克边防派出所,

经常接到魏德友通报边境线上的可疑信息,

以前是骑马来报,现在有了手机。

魏德友最高兴的是和边防官兵们一起巡边。

大家感叹,

“老魏叔当过兵,骨子里还是个军人。”

52年来,

额敏河边防连换了19任连长,20任指导员。

坚守了52年的魏德友,

也从战士口中的“魏哥”变成了“魏叔”。

每次连队指战员交接,都不忘嘱托:

“把魏叔照顾好!”

很多人也都问过老魏一个问题:

为什么能坚守无人区这么久?

52年来,战友们陆续撤回团里或内地,其他的护边员也都是逐草而居,只有老魏夫妻俩留下了。

儿女们给父母在位于县城的161团团部买了一套房子,

都已经装修好了,

但他们一天都没去住过。

老魏说,

自己不觉得这里苦,

“既然当初我是来屯垦戍边的,

就要坚持到底。

我们走了,

谁来帮着边防战士一起看着这里?”

“我爸就是犟,他认准的理,谁也拗不过他!”

“我爸这就是傻呗!”

儿女们既抱怨又心疼。

7月8日,大女儿和二女儿带着孩子,

从山东临沂来看父母。

无人区的小土屋里,

洋溢着难得一见的欢声笑语。

在家过了十来天,两个女儿要回山东了。

老两口杀鸡宰羊,用油焖好,

大包小包的让她们带回去。

挥手道别的时候,

老魏和老伴终究没能忍住泪水。

热闹了几天的屋子里,

又只剩下老夫妻俩。

几十年来习惯了孤独寂寞,

这下却突然不适应了。

老伴摸着眼泪不说话,

老魏喃喃自语:

“岁数大了,现在娃们一走,心里空落落的,难受。”

老魏说,

人老了,特别容易想起过去的事,

也很怀念老家。

当年,

父亲过世都没来得及赶回去。

因为大雪封路,

报丧的信一个多月后才到他的手上。

等他看到的时候,父亲已经安葬。

他对着山东方向嚎啕大哭一场,

这也是这些年来自己最大的遗憾。

老两口的自责很快被打断,

屋外狂风呼啸,裹着沙石直往嘴里钻。

老魏记挂着羊还没吃饱,

巡边路还没走完,

和老伴不时掀开门帘向外张望。

雨才稍微小一些,他便穿上雨衣,

一刻不迟疑地出门放羊去了。

西北边陲天黑得晚,

最后一抹晚霞即将消失,

老魏把羊赶进了圈里,

又和老伴到菜园子里拔了一会儿草。

夜里11点多,

老俩口关上门,开了灯。

茫茫草原,

漆黑一片,

唯一的一盏灯亮了。

魏德友,76岁,山东临沂人。

1964年转业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师161团兵二连,

从未离开过大萨尔布拉克,

一直协助着边防官兵守护着边境线。

52年来,魏德友义务巡边近20万公里,

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千余人次,

堵截临界牲畜万余只,未发生一起涉外事件。

说到自己,他总是一句

“我其实就是个普通人,什么也没做。”

说到巡边,他说自己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在这里一直干下去。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普京拍板助阵中国,将联合军演

这次普京终于在南海问题上作出了最实际、最大力度的支持次是联合军演:俄罗斯舰队将开赴南海,与中国舰队展开海上联合演习。


希拉里最好和最后的机会

希拉里和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胶着,谁都没有绝对的胜算,因此,双方对丑闻的管控能力是胜负的决定性因素。希拉里在11月8日当选美国总统的可能性,将更多取决于特朗普失误的大小。


永远的劳伦斯

我没有道理地相信,任何一种文字,不吃苦,体会不到苦难,写不出苦涩,一个作家永远成为不了大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