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四川通江回应办寿宴需满70岁:是百姓希望

2019年12月7日 - 官网

最近,四川省通江县人民政府网公开发布了一则规范操办酒席的通知。通知除了对国家公职人员办酒席进行规范外,还对农村和城镇居民允许举办的酒席范围进行了界定。通知发布后,记者在通江县街头进行了随机走访,不少市民对摆酒成风的恶习深恶痛绝,认为县上站出来治一治很好,也有市民提出可操作性是个问题,估计执行会遇难题。

□据《成都商报》

[ 新政出台 ]

办酒必须报批,否则一律视为违规

《通知》全名为《关于进一步规范国家公职人员和群众操办酒席的通知》,由中共通江县委办公室、通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于7月23日发布。

8月3日,记者在通江县人民政府网上看到,《通知》对通江操办酒席申报范围作出了明确:农村和城镇居民酒席申报范围界定为婚嫁酒、丧事酒、寿酒。其中婚嫁酒由本人或父母提出申请,必须提供结婚证明;丧事酒由子女、配偶或直系亲属提出申请。而办寿酒则要求老人年龄70周岁及以上,每间隔十年可操办一次(即70周岁、80周岁、90周岁、100周岁,以此类推),还必须以身份证或户口簿为准。通知还明确,除以上三类外,乔迁、升学、满月、参军、开业、钉门、立碑、过关、谢师等一律不允许操办酒宴。

《通知》对国家公职人员酒席范围界定为婚嫁酒、丧事酒两类。

满足了上述条件后,《通知》还规定:农村和城镇居民操办酒席还须提前15日(丧葬在事中或事后15日内补报)提供相关证明(结婚证、居民身份证或户口簿等资料)到辖区村(社区)填写《通江县群众自办酒席申报登记备案表》进行申报,由村(社区)负责人审核批准后方可操办酒席。未经申报批准的一律视为违规操办酒席。

对于国家公职人员操办酒席,《通知》要求须提前5天填写《通江县国家公职人员操办酒席备案表》。

群众违规办酒的,按村规民约处罚

当地准备如何进行监管?《通知》中提到,村(社区)按照“统一管理,分片负责”的原则组建酒席承办家政队伍,并加强监督管理。召开村民代表大会修订《村规民约》,及时将规范群众操办酒席具体内容写入《村规民约》,农村和城镇居民不按规定申报违规操办酒席的,村(社区)按《村规民约》进行严厉处罚。

此外,属于巧立名目滥办酒席的,除按《村规民约》处罚外,纪检监察、工商、卫计、公安等部门要按相关规定从严、从重、从快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对于国家公职人员则规定,不按规定申报违规操办酒席的,根据干部管理权限,视其情节轻重给予组织处理或党纪政纪处分;每发生一起,对其所在单位的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考核总分扣0.1分,并取消单位的评先选优资格;违规操办酒席借机敛财收取的礼金、礼品一律全额没收,上缴财政;在查禁过程中,凡阻碍、干扰、打击报复监督检查人员、不配合组织调查的,一律从重处理。

[ 群众看法 ]

有人支持:摆酒太凶,此风不可长

“现在有些地方办酒根本就是乱整。”对于这次县上发布的这则《通知》,当地人杨德英则表示支持。据杨德英介绍,在乡镇上,各种办酒的名目太多了,平时手上稍微有点钱,基本都送了出去,钱都花到了宴席上,被吃掉了。

“办酒明目多不说,人情也送得越来越高。”当地人朱坤告诉记者,1995年,朱坤爷爷去世时办丧酒,村里人大多送的是1元、2元,最亲的亲戚都才送10元钱。而现在,即使是在农村,100元也送不出手,至少是200元起价,再高简直没上限。“长此以往,谁受得了?”

有人反对:办酒还要审批,太麻烦

“这个通知规定得太死了,我觉得很难执行。”当地人袁明信今年60多岁,三年前在通江县城购房从老家搬来居住。袁明信表示,以前在乡下时,也没少受到酒宴邀请的困扰,但是《通知》中对老百姓办酒规定得太细了。“老百姓办个酒还要审批,太麻烦。”袁明信称,现在按照规定需要70周岁才能办,估计光是这一点就很难执行。

朱坤也称,泛滥的办酒宴确实需要控制,但对于这次出台的通知,可操作性不强。“办寿酒要70岁,而且隔10年才能办一次,说个不好听的话,有些身体不好的老人一次可能都办不成。”朱坤认为,办酒宴的泛滥还是得靠市民本身的自觉性。

[ 部门回应 ]

新政符合县情,“是老百姓的希望”

昨天下午通江县委办公室相关人士表示,《通知》的出台是建立在当地的具体县情上,也是老百姓的希望。

该人士称,通江县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居民收入并不高,但却要时刻负担高昂的人情往来费,“现在一般都是200元起,而且场次很多。”该人士以自己为例,称自己每个月工资2000多元,一次最低200元的人情费,自己的工资根本负担不了几次。

“子女考上大学,也不说考哪里的大学,就通知你,你还不得不去。”该人士说,不仅如此,还有出现过称要乔迁办酒的,可大家根本不知道房子买在哪里,而像老人立碑、孩子满月等酒宴也很多,陷入无限恶循环的怪圈。

该人士表示,该《通知》出台,公职人员要严格履行;对于百姓,处罚不是主要,主要还是对老百姓做一种积极向上的引导。

■新闻背景

“人情债”太重

新政试点时受欢迎

在通江县发布《通知》一年前,在当地办酒送人情的“重灾区”空山乡,就有过试点。

在当地乡政府的领导下,每个村子通过村民代表大会,研究制定“村规民约”来约束规范。政府主导参与,帮助完善条款,保证公平、公正。

去年12月19日,记者来到了通江县空山乡,在为期三天的时间里,走访了6个村,42户村民,对于这条“村规民约”,37户村民表示完全支持,5户村民认为其中仍有需要改进的部分,但对于打击滥办酒席,仍是支持的。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当地办酒成风确实给村民们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李胜茂是当地的一名货车司机,家庭条件在当地属于中上,每月开大货车刨去成本,能挣5000元到6000元左右,但每年送出去的礼金,却超过3万元。“别人送我1000元,我至少要还1500元。不然拿不出手,还要被人戳脊梁骨。”李胜茂告诉记者,在当地别人送你多少礼金,在还礼时至少要1.5倍返还。

除了礼金的增长,各种各样的酒宴五花八门。“家里有老人去世,能办五次酒。”村民李俊称,之前若哪家有老人去世,打棺材办一次,下葬办一次,头七办一次,周年办一次,在三年后立碑,还得办一次。李俊称,自己一个月最多吃了24天酒,家里面基本就没开过伙。

据时任空山乡副乡长蒲德昕介绍,空山乡共有常住人口7000余人,年人均收入在4800元左右,但每户村民之前每年的礼金开销都在两万以上。“按照一户五口人算,一户人年收入才两万多,送就要送出去两万多。”

■微博热议

权力之手莫太长

@人民日报:出台严密规定,规范公职人员和城镇居民操办酒席,初衷无疑良好。除旧弊,兴新风。但是,权力之手不宜深得过长、管得过宽,过度介入寻常民众的日常生活,只能吃力不讨好。高明的管理者,一定懂得留白,有所为有所不为。摈弃父爱主义,管好该管的即可。

@米罗阳:这种政策去约束公务员或者官员还有道理,平民百姓你管得着?

@一井蛙:我们农村母猪产崽都要办席。

@春柳拾梅:作为通江人,我强烈支持当地政府做出的决定。我是一名打工仔,每年只有过年才回家,可是过年回家干啥呢?每天走人户,给别人送钱去,哎,苦不堪言啊。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南海问题的关键是什么?

和什么人谈论什么问题呢?中国需要和南海的直接当事国谈南海的具体争议问题,和东盟国家谈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问题。这也就意味着,若干区域外国家——不管这些国家打着怎样的旗号——是无权参与南海问题的讨论的。


每周小短假能否全面推行?

缩短工作时日,一方面固然是为了减轻劳动者的工作强度、确保他们的休息权利;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考量,则是为了增加就业或者说减少失业压力,确保社会和谐和政局稳定。目前中国经济尤其是实体经济比较低迷,适当缩短工作时日,已不失为增加就业机会的好办法。


郭伯雄等“穷二代”更卑劣吗

在往上攀爬时,平民二代的心理和手段,看上去要远比官二代难看,也会卑劣很多,也许他会把老婆都给领导供上。官二代呢?靠老爸一番运作,问题就解决了。但穷二代真的就如此不堪?这种将个人的问题,描述为一个群体特征,是否有对这个群体妖魔化和侮辱之嫌?


令完成离被遣返中国有多远?

令完成并非人们通常所议论的“贪官”,尽管其兄、姐都是官场人物,但令完成本人自十几年前起就以“纯商人”身份活动,在令计划东窗事发前他并没有出国或移民的任何身份限制,其财产也未被冻结。他也暂时不在各种经济类海外追逃名单之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