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最高法“首虎”奚晓明去年曾被中纪委约谈

2019年12月9日 - 亚搏app

今天下午4时35分,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奚晓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据最高人民法院网站信息,奚晓明在七名副院长中排名第四。身为副部级官员的奚晓明由此成为十八大之后最高人民法院被调查的最高级别官员,成为两高“首虎”。

奚晓明去年就曾被中纪委约谈

据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 报道,行内人对奚晓明的落马并不意外。知事从多个渠道了解到,去年奚就曾被中纪委约谈过,被指与山西的官商有勾结。由于他长期分管民事诉讼领域,与不少律所合伙人关系密切,通过这些“中间人”搭桥,奚也成为了许多商人的座上宾。此外,奚还被认为与多名政法系统落马高官有牵连。在去年一年的时间里,关于奚落马的传闻不断,系统内人士对他的举报也一直没有停止。

中纪委周末“打虎”已成常态

中纪委周末“打虎”,并不是新鲜事。上一次周末打虎是在2014年10月11日,周六,中纪委网站间隔1分钟公布2名省部级官员被查,他们分别是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何家成和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

据媒体报道,十八大后至2014年6月底前,在当时已落马29名省部级官员中,有12人是周六、周日公布的,2人是周五晚上公布,相当于在周末“休息时间”公布的占了总数的近一半。

“选择哪个时间点并不重要,但固定时间点之后,与老百姓之间会形成一种默契,每到这个时间,就可以上一下中央纪委的网站,看看有没有公布新的落马官员。”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分析说。

奚晓明曾在最高法工作33年

中国领导干部资料库的信息显示,奚晓明,1954年6月生,江苏常州人,1972年1月参加工作,1975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北京大学法律系经济法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现任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二级大法官。

1982年,奚晓明从吉林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随即进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从此至1985年,奚晓明当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书记员,当了3年。

此后,曾任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审判员(正处级)、最高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副庭长、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等职务。期间,曾到天津市河西区法院、中级法院锻炼;曾挂职任中共上海市委政法委副书记。

2004年6月,奚晓明任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至今,他担任最高法副院长整整12年。

从1982年进入最高法到今天被查,奚晓明在最高法工作了33年。

司法系统第二个大老虎现身

新浪新闻查询发现,今天下午,最高人民法院官网已将奚晓明的简历删除,最高人民法院领导简介中已经没有奚晓明的名字。

公开资料显示,奚晓明是系最高法原副院长、二级大法官黄松有之后,第二位落马的司法系统高官。

2009年8月,黄松有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被进行立案检查。2010年3月17日,河北省高级法院终审维持原判,黄松有被判无期徒刑。黄松有作为最高人民法院的副院长、二级大法官,是建国以来司法系统因涉嫌贪腐而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

曾任民法典编纂小组组长

今年5月12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宣布成立民法典编纂工作研究小组,组长由最高法副院长奚晓明担任。奚晓明指出,编纂民法典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确定的重大改革任务。最高人民法院院党组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了民法典编纂工作研究小组,全力配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做好这项工作。

据人民法院报报道,今年5月12日至5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陪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信春鹰一行,赴福建开展民法典总则编的立法调研工作,听取地方立法机关、法院、民政等部门的代表和部分专家学者、律师的意见建议。

据中国法学会网站,我国曾于1954年、1962年、1979年三次启动民法典制定工作,但由于当时条件还不成熟,最终搁置。1998年,我国启动民法典第四次起草工作,2002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民法典草案。由于民法典所涉内容繁杂,一次性制定民法典的条件尚不成熟,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先制定物权法等单行法,待条件成熟再制定一部完整的民法典。2014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编纂民法典。民法典第五次起草工作也因此提上日程。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在工作报告中表示,将抓紧研究启动民法典编纂工作。

新浪新闻综合报道 信息来源:中纪委、最高法网站及媒体公开报道

编辑:SN06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僵尸肉反转剧不能比谁嗓门大

只要是过期的肉,四五年也好、四五十年也罢,叫僵尸肉也好、过期肉也罢,都是不安全的肉,所以,僵尸肉剧情,应该回到真相的探究上来,而不是比谁的嗓门高,谁的腕劲大。


究竟谁在刻意炒作花木兰?

在批评贾玲恶搞花木兰前,听说过“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人有多少,还真是未知数。即便现在,这个研究中心连自己的网站也没有,研究成果屈指可数。他们突然冒出来抗议贾玲的小品。这样的抗议,如果没有一个标准的木兰形象,有何资格替木兰维权呢?


老人公交车上咋不打小伙子?

这个老人除了有一种“专检软柿子捏”的心理外,更是在模糊一个概念,那就是将道德等同于法律,将权益等同于自己的权力。以维护自己权益的名义“专检软柿子捏”,这不是维护社会公德而是在欺负人,这些老人们之所以“有选择”的“维权”,更是因为小伙子他们打不起,也不敢打。


让公务员周六上班是违法之举

在劳动者权益普遍不被尊重的现实语境下,强调保护公务员群体的法定休息权就成为一件令人纠结的事情,呼声过大还有“为特殊利益集团代言”的嫌疑。问题是,若政府对体制内“自家人”的合法权益也不能做到充分尊重,遑论尊重体制外更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